荔枝金酒

我缺少些肆意洒脱,还在这人海里浮沉

〔皇权富贵〕云上

☆电影中国机长设定

☆abo,破镜重圆

☆一发完,全文11662


———————————

上天给我们新生的机会,就是要我们珍惜彼此

备用

〔皇权富贵〕追光·十二

☆平淡温馨治愈向,年龄差,29x22

☆外热内冷缺爱x阳光天使人妻


———————————————————

“所以你们已经一个多礼拜没见面了吗?”林唯卿诧异地问道:“这才几个月啊?热恋期不是号称都跟连体婴一样吗......”


黄明昊被他这么问,嘴上开始嘀咕:“我也巴不得跟他腻着啊!可丞丞工作的时候,我又不能总打扰他,就连微信都要好几个小时才回。”


“你就没给他打电话说想他了?你现在不就住他们单位宿舍嘛,就真的一点抽空回来的时间都没有?”林唯卿作为他的头号死党,难免为他不平,“都说了在爱情里先主动的那个吃亏,还真是一点都不假。你看看你现在,满脸的憋屈,就差头顶怨妇两个字了!”


“滚你的!”黄明昊被他这么一逗,倒是笑了。


“不过说真的啊,他对你到底啥感觉?有没有你对他这么激情啊?”


黄明昊看了林唯卿一眼,默默地叹了口气:“他对我很好。但是——有时候的那种好法,就像我多了个爹,他总拿我当小孩似的......我有时候有点担心,之前的决定在一起的时候,会不会是他一时上头。现在冷静了,还是在当哥哥。”


“你们......咳......”林唯卿虽然是个开放的人,但是接下来要问的问题多少也有些私密,可是期待答案的他现在心中还是有一丝丝地小兴奋:“接吻接过吗?”


“啊?”黄明昊被他问得有些懵,看了看四周,点点头。


林唯卿看他点了头,八卦的欲望一下就被点燃了,紧接着又追着问了下去:“嘴贴嘴的那种,还是热吻的那种?”


“嗯......都有,第二种多一点。”黄明昊羞得脸颊微微发烫,声音细若蚊声。


“你主动还是他主动?”


“我主动的多。但是有时候,他也会突然亲上来。”


“那你们往下做了嘛?”


“做,做什么啊......”黄明昊用手掌给自己的脸扇了扇风,“奇怪了,这里空调没开吗?怎么这么热。”


“噗——哈哈哈哈哈,你跟我害羞个什么劲啊!装什么傻啊,做了没?”


黄明昊白了他一眼,语气中有点丧气:“没,这种事总不能我提吧?多不矜持啊!”


“有啥衿不矜持的?不过你跟他,谁1谁0啊?”


关于这个问题,黄明昊还真是从来没想过,“都可以吧?顺其自然?”


听黄明昊这么讲,林唯卿突然有些怜爱起自己的这位好兄弟,看他那副任人宰割的小白兔模样,十有八九将来就是被压得死死的那一个。


“那你们......”


“我求求你了,给我留点老底吧!都被你问完了......”黄明昊倒也不是不愿意告诉他,只是也不至于要一次性都交待完了吧。


“行行行!”林唯卿做了个拉链拉上嘴的动作,“不过吧,你既然已经主动了,那就继续呗。哪怕粘着他,让他烦了,也比你们现在这样好吧?”


黄明昊想了想,没回答他。


黄明昊知道范丞丞是个性格韧性很好的人,可越是这样自己越是不知道他的底线在哪里。过年的时候大约是无意触碰过一次,范丞丞当时的模样他还记得清楚。黄明昊很明白,自己一点不想触碰到他底线。


“好了,我们不聊他了。今天找你来这是干正事的!装修有一堆软装需要我来挑呢,你快给我参谋参谋。”


“这你可找对人了!”林唯卿大学学的是艺术专业,多少都比黄明昊这个理工科的审美好些。


在订完地砖,瓷砖,地板之后,林唯卿倒是又跟他提了一嘴:“你抽空再问问你家那个呗,能拖来现场来看看,那就最好了。毕竟是你们两个的家,他也得满意是吧!”


黄明昊原本想约林唯卿外面吃晚饭的,就当是谢谢他今天的辛苦付出了。可三点半刚过,就收到了范丞丞的微信。


“那个,卿卿啊......丞丞说他今天晚上会回来。我们......要不改日再约?”


林唯卿嘴上嫌弃黄明昊重色轻友,但总不能跟人家男朋友抢人吧:“下次我挑地方,你买单!看你那副归心似箭的模样!行了,快回去吧。”


黄明昊买完菜回家的时候快五点,范丞丞还没回来。


最近这段时间,黄明昊一个人倒是把这个一居室的小屋子打理的井井有条,半点刚来时的脏乱差都没有。


在厨房穿上围裙,头一件事就是往电饭锅的内胆里舀了两杯米,哼着小调在那淘米。煮上饭之后,又开始备菜切菜的。一定有的菜是范丞丞顿顿必吃的番茄炒蛋,还有他自己爱吃的肉。不过今天黄明昊还买了虾回来,他虽然不爱吃,但是听说吃虾补脑子,范丞丞最近脑子费得多,可得好好补补。


去了头,剥了壳,又挑掉了虾线,剁成虾糜之后和上鸡蛋面粉,给他做虾饼。


黄明昊做着做着,想到了范丞丞不爱吃海鲜的真相,嘴角上扬,偷偷笑起来。他原来以为范丞丞跟自己一样是不爱海鲜那个味道,后来才发现,懒占据了他选择不吃一个东西的主要因素。


为此,黄明昊偷偷用吃起来麻烦的水果试验了很多次。如果自己剥好送到范丞丞嘴边,他张嘴就说明是懒得吃,他不吃就说明是真的不喜欢。范丞丞的这个小毛病,在黄明昊眼里是个极其可爱的反差萌。


“昊昊?”腰上搭上的手,不太安分地捏了几下,才叫黄明昊回魂。


黄明昊被他吓了一跳,抖了一下,手里捏得筷子差点掉到地上:“你回来了!”


范丞丞看着他的反应觉得莫名其妙的,以为他在打什么坏主意,身子前倾撑上灶台,直接将人困在自己的双臂之间:“在想什么?连我回来都不知道。”


这个厨房站两个成年男人真的有些太过拥挤,范丞丞现在几乎就是贴在他身上,黄明昊微微一抬头,嘴唇就能亲到他的下巴。


“诶!你怎么胡子都没刮!”黄明昊发现他下巴上冒出不少抢眼的的胡茬,伸手摸了摸,硬硬的,摸着有一点扎手。


“这么关心我的胡子干嘛?”范丞丞笑起来,垂眼看着他鼻尖沁出的细小汗珠,凑上亲了一下他肉嘟嘟的鼻子,“最近太忙了,连胡子都没顾上刮。”


“嗯,黑眼圈好重。”黄明昊嗅了嗅,脸上难掩嫌弃的小表情,“身上也一股馊了的味道。”


“今天终于出了理想的实验结果。我就提前下班打卡,一刻不停的回来了。”


“是挺早的,饭都没做完。”黄明昊眼神是有些飘忽,心里倒是因为他这几句话软热非常。


“昊昊,我也想你。”


说实话,黄明昊觉得那因为缺水而起皮的嘴唇跟自己接吻的感觉说不上身心愉悦。可偏偏就是范丞丞这个带着急色的吻,瞬间填满自己心中的空荡。


这个名为‘范丞丞’的爱的养料一下就浇灌了名为‘黄明昊’的干涸灵魂。


“陆染那个臭小子,临走前还嘲笑我,说我一看到成功的实验结果,就像是朽木逢春了。我以前真不是这样的。”


“哪样?”


“以前无论实验结果好坏,我都是最淡定的那个。


“今天为什么激动?”黄明昊心里知道结果,却还是要笑着问他。



“因为——你在等我。”



“范丞丞。”黄明昊踮脚环住了他的脖子,紧紧地抱住他:“我好喜欢你,特别喜欢你。”


范丞丞回抱住他:“你一定是全世界最喜欢我的那一个。”



我的世界里没有其他人闯进来过,你是唯一一个,所以——你一定是世界第一的那一个。



说小别胜新婚的半点都不假,他们搂在一起好一会,突然听范丞丞说:“昊昊,你有没有闻到什么焦掉的味道?”


“完了!番茄!”黄明昊脸色一沉,想起刚才被自己划了十字,放在水里煮着准备去皮的番茄。


在这个厨房里,范丞丞是帮不上什么忙了。黄明昊发配他去洗澡,把个人卫生工作搞好。


范丞丞熬了好几夜,吃完饭没多久就犯困,躺去到床上去了。


“我们一组出了这次的成功结果,上面给我们放了三天假,让我们歇歇。”


“是该歇歇了,不然还没研究出来治病救人的药,先把自己累病了。”


“后天,大后天我送你上下班吧。别坐地铁了,怪挤的。”范丞丞打折扣哈欠。


“好啊,正好你还能顺道去家里看着。两天前刚动工的,要多去看看。”


“行。”


“我今天跟卿卿去挑了东西,你明天要不要跟我再去看看?正好我们得看看家具了。”


黄明昊等了好一会没听见他回答,才发现范丞丞居然睡着了。


“还真是累到了......算了,明天再说吧。”


范丞丞第二天中午是被饿醒的,他揉着睡肿了的眼睛坐起来,发现黄明昊换好衣服像是要出去的样子。


“昊昊,你要去哪啊?”


“不是我,是我们。我等你起来一起去家具城。”


“啊~”范丞丞挠了挠头:“好累啊,能不去吗?”


“不能!”黄明昊去床边拽他。


“我跟你两个人在这里不好吗?”范丞丞说着,用倒下拿被子捂住了头:“我不想出去,不想见别的人。”

〔皇权富贵〕偷生·四

☆星际abo


☆补档


———————————————

https://m.weibo.cn/2452706993/4405993448470776


https://www.jianshu.com/p/1b72b0089d36


很意外还有这么多人喜欢偷生,前四章已补完

〔皇权富贵〕偷生·三

☆星际abo,漫漫追妻路


☆补档


——————————————


https://m.weibo.cn/detail/4341833704748765

〔皇权富贵〕偷生·二

☆星际abo,私设很多


☆补档,第二章by奥瑞白


☆小白虽然销号了,但曾经这也是我们一起构思过的文☺️


—————————————

https://m.weibo.cn/2452706993/4405989073577985


https://www.jianshu.com/p/1ce0cd1eec03


〔皇权富贵〕追光·十一

☆平淡温馨治愈向,年龄差,29x22

☆外热内冷缺爱x阳光天使人妻


———————————————————

当晚出完海底捞,黄明昊撑得还要让范丞丞来扶,捂着嘴生怕一不小心会吐出来。


“吃不掉就别逞强啊,现在难受吗?”范丞丞没想到自己之前不过是开开玩笑,黄明昊还当真了,点了一桌子菜,到最后真被他吃得所剩无几。


“我不想浪费啊...”


范丞丞可被他气笑了,该说他勤俭持家好,还是嘴馋贪吃好...


怕他坐在副驾驶被安全带勒得难受,把人扶进后座,导航找了家最近的药店,买了不少帮助消化的药递给他。


“很难受的话一定要说,塑料袋你拿好,不行就吐出来,总比堵着好。”


范丞丞透着后视镜看着黄明昊痛苦的小模样怎么样都不放心,“要不我们去医院?”


“我不想去医院…”


“如果你要是不愿意去的话或者我们今天真别回去了,我那地方真的太乱了,挤着你更不舒服,我带身份证了今晚住外面吧。”


“丞丞,我没事,就是撑着了,你别这么紧张,我回去动动就好了。”


范丞丞虽然很想拎着人去医院的,但又想起自己不愿意去医院的那股倔劲,终归还是没有逼着黄明昊去。


宿舍里还是保持着他们离开之前的样子,只是稍微能待人了,但说适宜居住还是差远了些。


黄明昊刚要起身收拾就被范丞丞按下了。


“你坐着别动,我去烧水给你吃药。”


范丞丞这儿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电热水壶这东西他虽然用得不多却还是有的,在仅供一个人转身的小厨房间内,翻出了块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百洁布,里里外外把水壶刷干净,烧上热水。


“丞丞...”黄明昊像个小尾巴似的又粘了过来,但脸色比起刚才好像又更差了些。


“不是让你歇着吗?过来干什么?”


“我想吐...”


范丞丞听他想吐,吓了一跳,拉人就进了还没打扫过的脏兮兮的厕所。


“吐了也好,我去给你倒热水,一会要是身上弄脏了就脱下扔在边上,我等会就把这里收拾了。”


“呕...”范丞丞听见厕所里传出来的令人不太愉快的声音,又默默翻起柜子来,找到一个八百年没用过的小电饭煲,倒了热水放在一旁放凉的空隙,又把电饭煲的小内胆洗了。


“我进来了。”


范丞丞推开门的时候顺手一起开了年代久远的排风,毕竟那股夹杂着火锅味的奇怪味道令人闻着不是很舒服。


“漱漱口,头晕不晕?能站起来吗?”


黄明昊这会吐了一场,胃里觉比刚才是好多了,不想趴在地上做软脚虾,刚要开口,就被范丞丞拦腰公主抱起来了。


“嚯,看着挺瘦,抱着也些份量。”范丞丞其实没觉得多重,就是做得虚张声势了些,想用夸张的语气逗逗他。


“我一百三都没有呢!是你自己虚得很!”


“那以后我多抱抱,还能省下去健身房的钱,别人举铁,我举你。”


范丞丞把人从厕所抱出来,瞧着地上有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坐垫就把人放在上面了。


“还难受吗?”


“我好多了!”


“把药吃了。”又去倒了杯水给黄明昊,拿着保护胃的药给他。


“你在干嘛呢?”黄明昊乖乖把药吃了,看见范丞丞一直在摆弄手机,好奇就凑过去看了看,看他在外卖的便利超市界面加购拖把,抹布,大米等等。


“打扫厕所,煮粥。”


“怎么突然...”黄明昊看了看墙上挂的时钟,时钟都快指向十点了。


“确实乱得不成样子,跟猪圈似的,总得让你住得舒服点。”


“那明天我来弄就好,你不用...”


“我觉得自己最近大概是被你宠坏了,以前一个人的时候,也不是不会干这些。”


“什么叫宠坏了...”黄明昊撇撇嘴,“我就乐意宠着你,不行吗?”


“行,当然行啊。”范丞丞摸摸他的脑袋,“不过现在连自己食欲等不能控制的小朋友就好好休息吧。”


大约过了半小时后,东西就送来了,范丞丞掏完米煮上粥,就从厕所开始打扫。


黄明昊听见厕所里动静不小,高声问他要不要帮忙。


“不用!”虽然是这么说黄明昊还是不放心的凑过去看,在家务方面他还真没在范丞丞身上见过精通的时候。


果不其然,范丞丞把厕所扫得倒是还算干净,只是身上却一片狼藉。


“你怎么又来了?我没了你帮忙还不能直立行走了?”


“没~就是来看看你的劳动成果呗!”


“那评价一下?”范丞丞拿袖子擦了把汗,给他让了点地方进来。


“很不错啊小范同志!”


“行了,咋还喘上了?”范丞丞听见小范同志这个称号挑了挑眉,外面这位还把自己当领导视察了。


范丞丞打扫完卫生,把脏衣服扔进洗衣机里,洗干净了才出来的,“换你去洗澡,我顺便把床单被套换了,一会粥也得好了,你刚才全吐空了不吃点东西的话,晚上胃疼。”


黄明昊虽然知道范丞丞是个温柔的人,但这样的真实体贴他也是第一次体会到。


“丞丞,你真好。”黄明昊跑过去搂着范丞丞的脖子,用力地亲了口。


“去去去,嘴里还一股味呢,刷个牙再出来。”


“知道啦~“


黄明昊是闻着白粥的香味出来的,单人床前面的地下也被范丞丞收拾干净了支起一张懒人桌来,上面放着热腾腾的白粥和刚打开的酱瓜。


“光喝粥怕你晚上泛胃酸,吃点酱瓜压一压。”


“嗯...”黄明昊乖乖地窝到范丞丞身边去,范丞丞伸手在少年的脊骨上轻轻抚摸几下,像是在爱抚猫咪。


“不烫了,趁热喝。”看他把脸埋在膝盖里没动作,又问,“是要我喂吗?”


黄明昊偷偷侧了脸,点点头。


范丞丞轻叹一口气,拿起调羹和筷子,将温热的粥配着墨绿的酱瓜送进他嘴里。


“丞丞,听卿卿说有种男友叫父系男友。”


“亲亲?哪个亲亲?”


“不是亲亲是卿卿,我那个朋友叫林唯卿的。”


范丞丞恍然大悟,他对这个之前一直给黄明昊出‘馊主意’的好友有印象,“所以呢?”范丞丞说着又往他嘴里塞了口粥,“你要喊爸爸的话我没意见,就怕你爸不乐意。”


“去你的,想什么呢!我给你当爸爸还差不多!”


“吃火锅都能把自己的吃吐的小菜鸡可当不了我爹。”


范丞丞喂了他大半碗粥之后就把人赶上床去睡觉了。


“你不睡吗?”黄明昊看他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开了罐啤酒喝起来,“怎么又喝酒?”


“刚才一起买的,这不是还早吗?睡不着,你先睡,我守着你。”


“不要,你上来陪我睡!”


范丞丞扭头看了他一眼,“床太小了,我等会睡地上。”


“家里你那个床更小,我们不是也一起睡过吗?”


黄明昊将半个身子探出床外从背后抱着范丞丞的肩膀,“我怕晚上会肚子疼,你上来陪我还能帮我揉揉。”


“那你睡里面那侧,别吹风。”


最后两个还是以相拥的姿势一同入眠的,范丞丞一直到他睡着了还在给他轻揉软白的肚子。


黄明昊吃了药喝了粥又加上范丞丞揉肚子,那一夜睡得别提有多香甜了。


倒是范丞丞第二天醒得也特别早,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摸摸黄明昊的额头,见他没有发烧的迹象才彻底安心下来。


设计师上门的那天黄明昊特地喊范丞丞也来了,不过范丞丞来得稍微迟了些,看起来神色也不佳。


“怎么了?”


“实验室那边的事。“


黄明昊知道他实验室的问题自己不懂也插不上话,就认真地跟设计师聊起了室内设计的事情。


“设计师说,那边可以做成飘窗,以后要是看书玩游戏还能在那边晒太阳,你觉得好不好?”


“嗯,好。”范丞丞回答他的时候手上还在跟陆染聊实验结果的事。


“那边地上的大理石也打算全换成地板,或者设计师说换榻榻米也行,不过我想我们以后要是养宠物,万一它刚来的时候还不会定点上厕所就很难处理了,你怎么想啊?”


“我都行,随你。”


“丞丞,还有那个...”


“抱歉啊昊昊,这边你和设计师继续聊,我那边实验数据急需要再出一份新的,我先失陪了。”范丞丞心系着实验室里的工作走的匆忙,连黄明昊黯淡下去的眼神的没发现。


“那你晚上早点回去。”


“尽量吧,要是晚了你先睡,别等我了。”


黄明昊跟设计师沟通完回到宿舍那已经八点多了,还没上楼远远就看见屋子里灯暗着,范丞丞还没有回来。


说实话他今天其实是满心期待着范丞丞能和自己一起给设计师提提意见的,毕竟装修这件事是他提的,是他想给范丞丞一个舒适安心的家,他想让范丞丞参与进这个家里来。


黄明昊也内心知道今天范丞丞的心不在焉不能怪他,毕竟新药研发这种事任何一步都不能出岔子,只是道理归道理,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小失落。


「昊昊今夜我不回来了,你先睡。」


「?」


「还是数据的问题,我们在做样品对照的调试,暂时还没找到解决方法。」


「那明天呢?回来吗?」


「最近应该都要在实验室常驻了。」


黄明昊看他回过来的这句话,把在对话中打下的「明天有没有空去逛逛家具城。」这句话删了,转而打下「那你自己注意休息。」


黄明昊一直等到睡觉前,对面也没再给他回过来微信了。


心中那个名为想范丞丞的情绪已经被他独自发酵到了顶点,于是耐不住了又给范丞丞发了一条。


「晚安。」

【获月和堇】彼岸

☆曼陀罗华:无尽的思念

☆一发完,9977,神话传说设定(?)

☆双性转,注意避雷

——————————

等待是最浪漫的事


私心觉得最近写的三个故事多少有是有联系的,可以一起阅读。

之前首页提到的枷锁,其实是指以后不再带tag发文。

就如我个人简介所说:我缺少些肆意洒脱,还在这人海里浮沉。

我爱的孩子我终究还是放不下的。

至于性别设定对我来说都是艺术的一种呈现形式。

以后爱我的人就常来我的首页看看我。

便就足够了❤️